《大唐貞觀第一紈绔》全文閱讀

作者:危險的世界  大唐貞觀第一紈绔最新章節  大唐貞觀第一紈绔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大唐貞觀第一紈绔最新章節第一九八四章 君主立憲新(19-12-08)      第一九八三章 分化瓦解(下)(19-12-08)      第一九八二章 分化瓦解(中)(19-12-08)     

第一九七五章 洗牌

想到長樂,李承乾便又想到了崔鈺,回到太極宮便將這位身兼數職的屬下召進宮來。
  老崔也知道李承乾是個什么意思,不過這人死了總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活過來的,當初李承乾能活那是因為他被送進了別人的身體。
  可是現在長樂卻不行,李承乾對崔鈺的要求是必須將人原封不動的還回來,也就是說必須跟以前一模一樣,不光是靈魂,甚至連外貌也必須一樣。
  但李承乾卻不管這些,他的要求很簡單,那就是要人,所以在見到崔鈺的第一時間,便舊事重提:“怎么樣,崔鈺,朕交待你的事情辦的怎么樣了,長樂到底什么時候能夠回來,你總得給我一個準確的消息吧?”
  “陛下,長樂殿下已經去了,您又何必總是抓著此事不放呢,再說現在長公主殿下的軀體已經沒了,就是回來了,那也沒有地方存身啊!贝掴暱嘀樥f道。
  他現在也是真沒辦法了,李承乾要求實在太高,就算是有辦法讓長樂真的回魂,他也不敢答應,畢竟這是歷史小說,不是神話小說,死了大半年的人一下子又活了,非嚇死幾口子不可。
  李承乾定定看著崔鈺,良久方才說道:“朕不管你用什么辦法,總之朕就是要人,朕統御萬民、富有四海,什么樣的條件你們都可以提出來,只要朕能拿得出來的,你們只管開口!
  “陛下,這不是提不提條件的事情!”崔鈺無奈的說道:“地府有地府的規矩,就好比我們大唐有大唐的律法一般,若是……若是真的將長公主殿下還回來,怕是會出大亂子的!
  崔鈺被李承乾逼的沒有辦法,只能給他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:“陛下您想,如果長樂殿下回來了,您要如何向太上皇與皇太后解釋這件事情?就算能解釋過去,如果太上皇讓你再把翼國公他們都弄回來,您又要如何處置?陛下,萬萬不可因小失大啊!
  李承乾嘴角抽了抽,短時間內他還真沒考慮過崔鈺所提出的問題。
  長樂歸來到底是好是壞?暴露了自己的底牌之后,會不會有更多的麻煩?若是真的能把以前死掉的那些老家伙都弄回來……,真不敢想象,到時候大唐的朝堂鬼氣森森,如九幽地府般的樣子。
  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,現在文官在左,武將在右的規則是不是要改改呢?到時候活人在左,死人在右?
  想到這里,李承乾不由自主打了個冷戰,將那些如果鬼故事一樣的場面從腦子里趕走。
  而且更主要的是李承乾從崔鈺的話里聽出了弦外之音,敢情地府那幫子人是怕自己有事沒事兒就去找他們要人,所以才一拖再拖,始終不肯滿足自己的要求。
  想通了這些李承乾嘆了口氣說道:“這么說你們地府是不打算把人還給朕了,對吧?”
  “陛下,不是不還,實在是不能!而且臣也只是一個傳聲筒,起不了決定的作用,您,你就放過微臣吧!”崔鈺這個時候已經做好了被李承乾驅逐的準備,言罷一頭杵在地上,再也不肯起來。
  李承乾深深看了崔鈺一眼,他也不想逼迫過甚,畢竟他現在與地府之間的關系還算不錯,事情到了眼下這個地步,就算是他真的翻臉了,地府也沒有什么損失,相反他自己或許以后會失去一個助力。
  故而在崔鈺跪了一會兒之后,李承乾擺了擺手說道:“算了,你起來吧,這件事情暫時先這樣,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,朕再找你好了!
  聽到李承乾語氣有所松動,崔鈺連忙拜謝,起身退了出去,空空的御書房留下李承乾一個人靜靜的思考著什么。
  開始的時候,自己莫名其妙的來到大唐,侵蝕了這位大唐太子的靈魂,再后來給長孫皇后延壽一點波折都沒有發生,而且當時自己明明已經死了,卻又能活過來,直到救秦瓊的時候,崔鈺才透露出出把他送到大唐全都是有人在背后操控,好像是為了達到某種目的。
  而現在,一直以來有求必應的崔鈺竟然一直在推諉,甚至會請辭,這似乎說明地府的事情似乎已經被解決了,也就是說將來他們再也用不到自己,所以才會一直拒絕合作。
  黑暗中李承乾覺得自己似乎想通了什么,隱隱有些高興的同時,又有些失落。
  曾經的他是一枚棋子,不過因為有些作用,所以還算是受待見,現如今,棋局已成,自己這個棋子便失去了作用,于是便被無情的拋棄。
  能夠不被別人當成棋子,這固然值得高興,可那種被人耍了的感覺卻總是讓李承乾有些難受。
  地府的陰謀到底是什么,他們是要找東西還是要找人,又或者……算了,想不通,真的想不通,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況下,李承乾發現自己對地府的一切完全無法推測。
  而且想了一個晚上之后他發現,自己其實對地府真的一點都不了解,甚至連地府是如何運作的都不知道,這樣的情況下,又如何能夠推測出地府的陰謀到底是什么。
  “陛下,臣回來了!”就在天邊隱隱泛起魚肚白的時候,御書房昏暗的房間中響起夜魅的聲音,一如繼往的平靜。
  “沒有遇到什么危險吧?”李承乾扭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,淡淡問道。
  “沒有!”夜魅上前幾步,來到李承乾的身邊,將一封信放到桌上:“臣過去的時候,那里已經人去樓空,只找到了這一封信!
  李承乾垂頭看了一眼桌上的那用火漆封著的信封,突然笑了起來,抬頭看了一眼夜魅說道:“把這個拿去燒了吧,不要讓任何人看到!。
  “是!”夜魅并沒有問為什么,只是稍微呆了呆,便點頭答應一聲將信拿起來,用隨身帶著的火折子點燃,直到其化為一團灰燼才丟入一邊的灰桶之中。
  李承乾并沒有注意夜魅的動作,只是將目光投向窗外,輕聲自語道:“過去的就讓它們過去吧,從今天開始,一切重新洗牌!”
  

snaptime:2020-07-15 08:53:34  .exectime:0.089


天天街机捕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