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荒斗神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龐飛煙  八荒斗神最新章節  八荒斗神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八荒斗神最新章節第3380章《》完本感言(18-01-29)      第3379章大婚之喜,新的征程。ù蠼Y局)(18-01-28)      第3378章金火鳳卵(18-01-28)     

第3367章痛苦與心傷


界海,血玉島!
這是界海之中一座極其有名的大島,這座島嶼盛產血玉,更有著能讓修煉者進化血脈的血玉之心,哪怕是遠隔萬里的丹魔,也對這血玉之心覬覦不已。
血玉島一直都是由地通界幻影閣掌控,由于這血玉之心的難得,所以幻影閣在八閣之內一向都地位特殊,加上當年沈非的關系,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人敢來打這血玉島的主意了。
今日的血玉島,突然之間就變得熱鬧了起來,一些讓幻影閣這處分閣主霜影目瞪口呆的超級強者們倏然來到此島,讓得她這個分閣主都顯得心頭惶惶。
只不過霜影還發現,這一大群氣息恐怖的超級強者們,臉上神色都是極其難看,甚至是一些人眼中還帶著毫不掩飾的悲戚之色。
而當霜影看到在某一個壯碩身影手中攬著的尸身之時,她不由自主地掩住了自己的紅唇,因為對于那個身影,她永遠都不會忘記。
霜影記得,就是在這座叫做血玉島的界海島嶼之中,那個叫做沈非的青年第一次和自己相遇,最后在某處血玉礦脈之中同生共死,經歷了一段讓人懷念的神奇之旅。
如今的霜影,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只能活在祖父和父親羽翼保護之下的年輕少女了,她已是能夠獨擋一面,所以幻影閣才將她派來鎮守這血玉島,這座可以說是幻影閣根基的重要島嶼。
可是現在,霜影看著那個被某個強者抱在懷中的灰袍身影時,她的一顆心也是瞬間沉到了谷底,覺得極度的不可思議。
因為霜影已經認出,那個胸前有著一個慘烈大洞,已經毫無生命氣息的青年,正是她曾經認識的沈非,那個無所不能的沈非。
是的,在霜影的心中,沈非就是無所不能的,曾經的霜影,見過了沈非做出太多絕不可能做到的事,每一次,那家伙總是能全身而退。
霜影有理由相信,這么多年過去,當年那個只能在地通界呼風喚雨的青年,恐怕已經能夠站在整個丹武大陸的巔峰了吧?
尤其這一段時間聽到關于沈非的那些傳說之時,霜影更是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,那家伙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。
但此時的沈非,身上沒有一點的氣息,那顯然就是一具毫無生機的尸身,在這一刻,霜影似乎也融入了這一群人的悲涼氣氛之中,看著那一群恐怖氣息的強者們,陸續地進入到幻影閣分閣之中。
“嗯?”
當這一群人進入幻影閣分閣之時,霜影卻是又看到了一個略有些眼熟的身影,當下連忙搶上前來躬身行禮道:“閣……閣主?!”
現如今幻影閣的總閣主,正是霜影之父霜楓,但此時出現在霜影眼前的這位,明顯不是她的父親,而是當年沈非在地通界時的那位總閣主曲未。
曲未的實力其實還是極強的,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,早在數年之前就進入通天路,霜影卻沒有想到今日還能在這界海之內,見到這位曾經的總閣主,她自然是要吃驚了。
“霜影,什么都別問了,先給這些大人們安排一下休息的地方吧!”曲未臉色明顯也很是不好看,眼眸之中蘊含著一絲隱憂,說出來的話,讓得霜影登時不敢多問。
這一群跟著曲未來到血玉島的強者們,很明顯就是沈家一行人了,那葬靈島的大戰此時已經如颶風一般傳遍了整個界海,相信這次大戰的結果,一定會讓整個丹武大陸上的修煉者們,盡都凄凄惶惶的。
因為那個天殘魔訣的傳承者,已經達到高級半祖之境的沈家青年,在這一役之中轟然殞落,這幾乎是斷送了丹武大陸的未來。
血靈王已經突破到了丹祖之境,連沈非都不是對手,龍皇和海王坎巽聯手之下甚至都不是其一合之敵,試問這個大陸上誰還能阻止得了血靈王?
在龍龜坎巽的幫助之下,沈家一行人總算是脫離了血靈王的追擊,一路逃到這血玉島,打定主意要休整一翻,而后再從長計議。
隨著沈家來到這血玉島的,除了人類其他三大家族的強者之外,還有狂丹魔一族,攬著沈非的正是狂魔王風殞。
對于自己這個兒子的死,他是無比痛心,但卻是要裝出一副堅強的模樣,因為他是狂丹魔一族的王者,他還要為了整個族群著想。
…………
夜幕降臨!
血玉島的夜,顯得極為的安寧,全然沒有大陸之上血雨腥風的半點跡象,但就是在這寧靜的暗夜之中,某個房間卻是傳來一道痛苦的嘶聲力竭。
“小非……兒子,我的兒子!”
房間之內,沈月滿頭大汗,似乎是在做著一個極其痛苦的噩夢,某一個時刻,她忽然從床榻之上霍然坐起,面色顯得蒼白而猙獰。
“小月,不要激動,父親在這里!”見得沈月坐起,一直照看在其身邊的沈家族長沈空伸出手來,握住其手掌,柔聲安慰。
沈空心中自然也是無比的悲痛,沈非可是他的親外孫,又是沈家的未來,無論于公于私,沈非的死,都是他心中最大的刺痛。
但沈空此時卻是要硬裝出堅強,因為他知道,對于沈非之死,最悲痛的莫過于沈月這個母親了。
沈月一直對沈非心懷愧疚,直到后者回到天玄界,她才有機會盡一盡做母親的義務,可是這個母親還沒有做得幾年,兒子卻是一朝慘死,沒有發瘋已經算得是沈月心性堅韌了。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要去看小非!”
沈月似乎沒有聽到沈空的安慰,兩眼無神地從床榻之上跳起,光著腳就推門而出,朦朧之中她似乎都能感應到自己兒子那一份殘留的氣息,這個行進的方向倒是沒有一點的錯誤。
嘎吱!
另外一座獨立的院落之中,三三兩兩地站滿了人,紫骨、小雪、二虎盡都在列,而當她們聽到院門打開的聲音之時,都是朝著這個方向轉過了頭。
不過這一轉頭之下,眾人盡皆目光閃爍,似乎都不敢看沈月的眼睛,作為一個母親,他們都知道誰才是最傷心之人。
沈月好像沒有看到這么多的人,徑直走到那房間之前,直接推門而入,當她進入這個房間看到那躺在床榻之上一動不動的身影之時,步子又再加了幾分。
房間之內其實還有一個血紅色的身影,她側頭看到沈月步而來,目光卻是沒有過多的變化,看來她對于沈非的死,已經有了一個接受的過程。
“小非……,小非……,母親來看你了,你起來和母親說說話,好不好?”沈月完全無視了血陌,走到床榻邊上撫著沈非那已經被洗凈的臉龐,輕聲說出的話,讓得血陌身形微微一顫。
一直以來,血陌都認為自己是最愛沈非的那一個,直到此時看到沈月如瘋如癲的狀態,她這才發現,這位母親對沈非的感情,可比自己深得太多了。
“月姨,沈非他已經……他已經……,您要節哀!”血陌不忍看到沈月這副模樣,輕輕拭去眼角的淚水,開口出聲勸道。
“不,我兒子不會死的,他只是睡著了,天一亮就會醒過來,小陌,你說是嗎?”聽得血陌說話,沈月終于是轉過頭來,但是說出來的話,已經完全沒有了一個九重丹圣強者的理智。
沈月越是這樣,血陌心里就越是難受,沈非心臟都被血靈王一把捏爆,天殘玉殘片也飛得不知去向,甚至連那靈魂之力都魂飛渺渺感應不到半點,如果這樣都能起死回生的話,那世上就真有不死之人了。
“兒子,不要怕,今晚母親就陪在你身邊,等天亮你醒過來,咱們一起去打那可惡的血靈王!”沈月的聲音越來越小,到后來已是細如蚊蚋,終于再不可聞,竟然趴在沈非的床邊睡著了。
見狀血陌不由松了口氣,但沈月疲累之下入睡,她自己卻是怎么也平靜不下來,她的一顆心早就已經心心繞繞在沈非的身上,現在后者一朝身死,她只覺自己的世界都變得一片黑暗。
嘎吱!
就在血陌心緒一片混亂的當口,房間之門卻是再次被人一把推開了,待得她回頭去看時,看到的卻是一個同樣身形曼妙的女子。
看到這個女子,血陌眼眸之中忽然掠過一抹怒氣,橫身而過擋在其面前,冷聲說道:“上官玉,如今你看著沈非的尸身,對當初對他所做的事,可有過一絲后悔?”
看來血陌對于凡域界發生的那些事還有些念念不忘,眼前這個女子,就是當年在沈非斷臂跌落天才神壇的時候,將其拋棄,讓其受盡無數苦楚的那個女人。
“呵呵,我有沒有后悔,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?”
上官玉淡淡地瞥了血陌一眼,先是反問了一句,而后竟然擠出一絲笑容,說道:“說起來,要不是我做了那些事,沈非又怎么可能轉而愛上你,要知道我和他,可是青梅竹馬!”

snaptime:2020-10-26 17:20:08  .exectime:0.124


天天街机捕鱼 中国投资理财公司排名 二分时时彩官方网站 精准时时彩软件 江西11选五历史开奖号码 股票配资合作先生 最新体彩七星开奖公告 燕赵风彩福彩排列7 江苏11选5玩法规则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012路 时时彩几点开盘早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