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荒斗神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龐飛煙  八荒斗神最新章節  八荒斗神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八荒斗神最新章節第3380章《》完本感言(18-01-29)      第3379章大婚之喜,新的征程。ù蠼Y局)(18-01-28)      第3378章金火鳳卵(18-01-28)     

第3368章孩子?


“哼,那是你自己不懂珍惜,又豈能怪得了別人?”
血陌冷哼一聲,口氣之中極盡譏諷,她對于這個當初將沈非拋棄的女人,一直都消除不了恨意,哪怕是沈非曾經告訴過她,上官玉好幾次舍身相救,當年之事,早就一筆勾銷了。
“唉,沈非都已經死了,現在說這些還有什么用?”上官玉略有些感慨地瞥了那邊一無動靜的沈非一眼,透著衣物,她似乎都能看到沈非胸膛之上的那個血洞。
“是啊,咱們爭來爭去,最后卻是為了爭一個死人,說起來,還真是有些可笑!”突然之間,血陌話語之中的攻擊性就消失不見了,而且還蘊含著一抹自嘲,自嘲之中,又有一抹不為人知的凄涼。
“血陌,我問你,現在沈非死了,你會隨他而去嗎?”
上官玉瞥了一眼沈非,突然問出這么一句話來,讓得血陌微微一愣,全然不知道上官玉問出這句話,到底是什么意思?
“我會先為他報仇,殺了那血靈王!”血陌眼中仇恨的光芒閃爍了幾下,這兩句話似乎也表明了一種態度。
“那殺了血靈王之后呢?”上官玉有些窮追不舍,似乎非要問到一個自己想要的答案才肯罷休。
“殺了血靈王之后?呵呵,真的會有這么一天嗎?”血陌哪怕是在極度仇恨之下,也知道自己和血靈王的差距,那可是丹祖強者啊,所以她自嘲般地笑了一聲。
血陌的話語之中,還有著潛在的一層意思,那就是她肯定會去找血靈王替沈非報仇,但以她的實力,必然不可能是那位的對手,最后的結果,恐怕也會和床榻之上的沈非一樣,死在血靈王的手中,那還說什么其他?
上官玉明顯是明白了血陌的這一層意思,沉吟了片刻沒有說話,直到良久之后,這才又開口道:“我還想再問你一個問題!”
聞言血陌皺了皺眉,不耐煩地說道:“你怎么那么多的問題?”
“這個問題你一定想聽!”
上官玉輕聲出口,見得血陌臉有不虞,便不再賣關子,聽得她說道:“如果……我是說如果,如果我能救活沈非,你是否會將他讓給我?”
“什……什么?你說什么?”
上官玉輕聲的言語如石破天驚一般,炸響在血陌的耳邊,讓得她臉色大變之下,不由一把抓住了前者的手臂。
“你能救活她?你……你再說一遍?”
突如其來的驚喜,讓得血陌都沒有心思去想這違背天道規則的事實,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。
“我沒有把握,姑且一試吧!”上官玉眼眸之中閃過一絲金光,而后又道:“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呢,如果我救活了他,你能否將他讓給我?”
再一次的問話,讓得血陌終于是冷靜了幾分,一時之間陷入了沉默,這一刻,她似乎忘記了沈非心臟被捏爆,天殘玉殘片不知所蹤,靈魂之力也半點感應不到,她竟然在認真思考起了上官玉的問題。
不過當某一刻,血陌突然之間輕輕撫了撫自己的小腹之后,卻是緩緩搖了搖頭,說道:“抱歉,就算你救活了他,我也不能答應你!”
“嘿嘿,你果然還是自私的,嘴中口口聲聲說愛沈非,可以為他做任何事,現在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,連他的性命也不顧了嗎?”
上官玉嘴角露出一絲譏諷的冷笑,也不知道她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,而聽了她的譏諷之言,血陌卻是沒有一點的怨意。
血陌的右手依舊撫在小腹之上,聽得她輕聲說道:“為了他,我可以做任何事,但是……我不能讓我們的孩子一出生,就得不到父親的愛,那樣的話,我還不如讓他沒有父親!”
“什……什么?孩……孩子?”
這一次可就輪到上官玉震驚莫名了,她滿眼不可思議地盯著血陌撫在小腹之上的右手,又抬起眼來,看著這個紅發少女眼眸之中的那一抹憐愛,她就知道這絕對不會是編造的謊言。
上官玉的身體都不由自主地顫抖了一下,她忽然覺得,自己輸得很徹底,而且是輸得沒有一點翻盤的機會,可笑自己還在這里一而再再而三地試探血陌對沈非的感情,誰知道這兩位連孩子都有了。
說起來血陌也是最近才發現自己身懷六甲的,這顯然是她和沈非在丹魔圣地內接受魔祖傳承之時的無意之舉,卻沒有想到珠胎暗結。
血陌原本是想等到沈非將血靈王給重新鎮壓之后,再告訴其這個喜訊的,卻沒有想到最后的結果卻是沈非殞落,到死都沒有能聽到這個消息。
事情發展的陰差陽錯,導致上官玉反而成了這件事的第一個知情者,這如驚雷一般的消息,簡直將上官玉炸得呆立當場,半晌回不過神來。
直到良久之后,上官玉才倏然回頭,盯著那個臉色死灰一片的青年,慘然一笑,說道:“罷了罷了,當初的一失足成千古恨,這一次,就盡數還給你吧!”
“上……玉……玉妹妹,你真的能救沈非?”血陌再次撫了撫自己的小腹,想到上官玉剛才所說的話,她一連變了好幾個稱呼,口氣之中,有著一抹期待。
“好好將孩子撫養長大,讓他不要忘了……唉,算了,等他長大,又豈會記得我這個苦命之人?”上官玉原本是想說點什么的,最后卻是化為了一聲嘆息。
“將月姨扶出去吧,我想她要是知道這個消息,一定會很高興的!”上官玉回過頭來,看著那雖然是在沉睡之中,臉上卻依舊滿是悲痛的沈月,輕聲又說了一句。
雖然血陌不知道上官玉到底需要用一種什么辦法“救活”沈非,但她此時卻是忽然對上官玉有了一絲莫名其妙的信心。
血陌對沈非的感情,絕不會比眼前這兩人少多少,如果真能救得了沈非,她甚至可以舍棄自己的性命。
一想到這個,剛剛扶起沈月的血陌不由心頭一動,側頭問道:“你要施展的辦法,不會對你有什么致命的危險吧?”
聽得這話,上官玉右手小指微不可聞地顫抖了一下,而后露出一絲笑容,說道:“放心吧,就算是為了他,我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!”
聞言血陌終于是放心地點了點頭,扶著沈月朝門邊走去,而當她正在推門的時候,上官玉的聲音卻又是傳來道:“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,還有……這件事情,請先不要告訴我母親!”
“母親?哦……你是說鳳族少君吧?”血陌先是愣了一下,旋即想到沈非給自己所說過的一些事情,當即反應過來,而后點了點頭。
血陌也不是傻子,起死回生的手段她雖然沒有聽說過,但如果上官玉真的能做到的話,就算是沒有性命之憂,對自己的身體也絕對有一個極大的損傷,看來她這是不想讓自己的母親擔心。
嘎吱!
房間的開門聲,將院落之中的諸多強者都是吸引了過來,而當他們看到血陌扶著沈月出房的時候,盡都臉露古怪之色。
因為這一日一夜之中,血陌都是足不出戶,一直守在沈非的身旁,這也讓人意識到了她對沈非的感情到底有多深。
當沈月也進入房間之時,外間眾人都在猜想,這兩個對沈非來說無比重要的女人,不會要在這房間之內呆一輩子吧?
“我去看看大哥!”
雪妖圣虎小雪心直口,她倒是沒有其他人那么多的想法,當下一個閃身,便要進入房間之內去看看沈非的情況。
一直以來,小雪口中都從來是稱沈非名字的,但是在這個時候,她終于是承認了那位乃是自己的大哥,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人死為大吧?
“小雪,你不能進去!”見狀血陌忙將沈月推給了沈空,而其身形卻是擋在了小雪的面前,低沉出聲。
“為什么?”小雪些怒意升騰,憑什么你能在房間之內陪沈非這么長的時間,我卻連看一眼都不行?
血陌也沒有隱瞞,其眼眸朝著那房間之門看了一眼,說道:“上官玉說她有辦法救活沈非,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擾!”
不知為何,血陌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很有些古怪的感覺,尤其是在她話落之后,整個院落之中突然就得變得鴉雀無聲之后,更是顯得她話中之意極其詭異,這簡直違背了天道常理。
“這……這……這怎么可能?”
沈家族長沈空喃喃出聲,雖然他心底深處清楚地知道這是絕對不可能辦到的事,但他卻是升騰起了那么一絲希望。
其他和沈非交好的強者如紫骨二虎他們,臉上盡都是一臉的矛盾,一邊不相信上官玉真能讓沈非起死回生,一邊又無比期望這種逆天之事真的能成功,所以一時之間盡都閉口不言。
至少在這一刻,小雪都沒有再說要進入房間之內看沈非的話,因為要是一個不慎打擾到了上官玉救治沈非,那她不僅是會成為沈家的罪人,更是會成為整個丹武大陸的罪人啊。

snaptime:2020-10-21 21:33:21  .exectime:0.123


天天街机捕鱼 北京快3助手安卓下载安装 手机炒股软件哪个最好 专业的股票分析软件 云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查询 天天彩票三分彩靠谱吗 色球双色球开奖结果 炒股怎么赚钱 山西十一选五五开奖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北京pk拾赛车计划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