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八荒斗神》全文閱讀

作者:龐飛煙  八荒斗神最新章節  八荒斗神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八荒斗神最新章節第3380章《》完本感言(18-01-29)      第3379章大婚之喜,新的征程。ù蠼Y局)(18-01-28)      第3378章金火鳳卵(18-01-28)     

第3369章涅祭


血玉島,幻影分閣。
沈非所在的這座小院之中,自那夜之后,就再也沒有任何一人待在里面,因為他們都生怕打擾了上官玉對沈非的施救,哪怕在他們心中,盡都認為這絕不可能。
這座小院外圍數百丈外,聚集了天玄界各大家族的強者,其中四大族祖都盡在其列,他們的目光,都是愣愣地看著那一無動靜的小小院落,一瞬也不瞬。
說實話,四大家族的老祖已經活了萬年的時間,但哪怕就是當初那位至強者軒轅絕,也不可能有這種起死回生的逆天之術吧?
天道都是有一套嚴苛的規則,如果連一個心臟被捏爆魂飛渺渺的死人都能重新活過來,那這個世界可真的要亂套了。
沒有人清楚上官玉會用一種什么樣的辦法去相救沈非,只是對她這一次的手段,大多數人也都只是抱有一絲期望,卻盡都明白最大的可能會是失敗。
嗖!
突然之間,血玉島西方天際突然傳來一陣破空之聲,當諸人目光轉過去的時候,盡都是微微一愣,因為掠空而來的這些身影,他們都不太陌生,那正是妖鳳一族的諸多強者。
為首兩位,乃是妖鳳一族當代鳳君和少君鳳幽,而看到那個身穿鳳袍的高雅女子之時,某處的血陌,目光不由變得有些閃爍。
“鳳君殿下,你怎么來了?”
作為人類族群的領導者,沈家老祖對于鳳君的到來半點也不敢怠慢,當下迎上前去,口中打著招呼。
哪知道鳳君還沒有說話,其身旁的鳳幽已是哼了一聲,說道:“我女兒呢?”
“女兒?”聞言沈玄先是愣了一下,而后反應過來,臉色不由變得有些糾結,因為當日血陌出來之時明顯是傳達了上官玉的話,他還真不知道該怎么開口?
“這么說來,那個消息是真的了?”見沈家老祖不說話,鳳幽的臉色變得愈發難看,而其目光,也是倏然轉到了百丈之外的那處小院,她似乎能隱隱感應到從那小院之中散發出來的熟悉氣息。
聽得這話,沈玄不由苦笑一聲,暗道這樣的大事,果然還是瞞不住,看來鳳君父女匆匆趕來這血玉島,正是為了上官玉而來。
“你們沈家真是好不要臉,竟然逼迫玉兒做這樣的事!”鳳幽也不知道是感應到了一些什么,突然之間就破口大罵了起來,看來現在的她,是真的將上官玉當作自己親生女兒般看待了。
堂堂一族之祖,又是現如今人類族群的領導者,被鳳幽這樣當眾辱罵,沈玄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。
不過沈玄心性穩重,沉聲接口道:“少君殿下,我沈家可是天玄界五大家族之一,強人所難這種事,是不屑去做的,這一切,都是出自上官玉的自愿,可沒有人逼迫她!”
“哼,自愿?要不是沈非那小子勾走了我家玉兒的心,她怎么可能會心甘情愿?我看那小子還是早早死了的好!”鳳幽明顯是在氣頭上,而且也猜測到了一些東西,所以有些口不擇言起來。
“鳳兒!”
到了這個時候,鳳君卻是不得不開口了,他可不想在這樣血靈族肆虐的關鍵時刻,和人類族群的關系搞得這么僵。
一旁的沈家老祖臉色難看,他全然不知道鳳幽為什么會生這么大的氣,上官玉不就是施展一些手段救治沈非嗎?最多也就救治不成功損失一些丹氣罷了,又有什么大不了的?
“不行,我要去將玉兒救出來!”被父親喝斥,鳳幽也不和沈玄斗嘴了,見得她眼眸一凝,便要掠身而出。
“救?”沈家老祖微微一驚,想不明白鳳幽為什么要用“救”這么一個字眼,難道上官玉這一次的手段,真的會有性命之憂?
轟!
然而就在鳳幽剛剛掠出數丈的當口,從不遠處那座小小院落的范圍內,卻是突然爆發出一股極其強橫而又蘊含著一抹熾熱的能量,讓得所有人都是將目光轉了過來。
“那是什么?”
而這一看之下,諸人再次變得目瞪口呆起來,因為在那座院落的房間之頂,不知何時已是出現了一襲百丈龐大的金鳳虛影,隱隱間有著金火繚繞,顯得極為的玄奇。
“來不及了!”
也許只有鳳君父女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,聽得這位天空霸主輕輕喃喃了一句,讓得鳳幽的臉色,瞬間就變得一片蒼白。
“父……父親,那真的是……涅祭?”
目光從那巨大火鳳虛影之上掠過,聽得父親的聲音,鳳幽回轉頭來,這道顫聲,讓得一旁的沈家老祖都是若有所思。
“應該沒錯了,玉兒獲得鳳祖傳承之后,我妖鳳一族失傳數萬年之久的‘涅祭重生’之法,終于重現大陸了!”
鳳君的口中有著一絲感慨,又有著一抹毫無掩飾的凄涼,盯著那邊的巨大金鳳虛影一瞬不瞬,似乎有一些事想不明白。
“涅祭!玉兒……,沈非那小子,真的值得你這么做嗎?”得到了肯定的答案,鳳幽再次轉回了目光,口中的喃喃聲,很有些不甘心。
“鳳君殿下,請問什么是涅祭?”一旁的沈家老祖一頭霧水,但他也從這父女二人的對話之中,聽出了一絲不同尋常,似乎自己先前所想的東西,很是不對啊。
“涅祭么?那是屬于我妖鳳一族特殊的秘法,這種秘法,可以讓我妖鳳一族的族人在身死之后,借助涅盤之火重生,擁有新的生命!”
鳳君眼眸之中有著一抹迷離,見沈家老祖聽得仔細,他便又道:“只可惜這涅祭的秘法只傳了數代,便因為血脈的原因失傳了,看來是因為玉兒接受了鳳祖傳承,這才重新擁有了這門秘法!”
聽得鳳君的這一番解釋,沈家老祖忽然想到一個可能,不由又驚又喜,接口道:“這么說來,上官玉那孩子是在施展涅祭之法,讓沈非重獲新生了?”
之前沈家老祖他們雖然帶有一絲期望,其實心底深處從來都不相信人死之后真的能重生,但是現在,鳳君的話,卻是讓他真正燃起了希望。
“哼,沈非那小子倒是重獲新生了,但是我們家玉兒……玉兒……”鳳幽先是冷哼了一聲,但是說到后來,聲音卻是變得有些哽咽。
“難道……”
想到某一個可能,沈家老祖臉色一變,卻是沒有說出后面的話,因為他忽然清楚上官玉這一次對沈家的恩情,到底有多大。
“不錯,我妖鳳一族的涅祭,一生之中只能施展一次,對自己施展自然能獲得重生,但如果對于外人施展,那她自己燃燒了涅盤之火后,將永遠消失在這個大陸之上!”這一次鳳君的話沒有絲毫的掩飾,就算是離得稍遠的二虎紫骨沈空他們都聽得清清楚楚。
諸如沈空沈月這些沈家族人,都對那巨大的金色火鳳,投去了極度感激的目光,因為他們都知道,這是上官玉在用自己的性命,來讓沈非起死回生,這得是一份多么深沉的愛?
人群之中,血陌的身形似乎微微地顫抖了一下,口中喃喃出聲道:“怎么會是這樣?怎么會是這樣?”
一直以來,血陌都認為自己對沈非的愛才是最深的,在這個世上,或許只有沈非的母親才能和自己相比了吧,而且這還是兩種不同的愛。
至于上官玉,血陌一直都對其怨恨和不屑,認為其根本就配不上沈非,當初的那件事,對于沈非來說并不是壞事,讓得其可以早一點看清上官玉的真面目。
就算是在那房間之內叫了上官玉一聲“玉妹妹”,血陌也從來都沒有打消過這樣的想法,那只是她想讓上官玉將沈非救活而做出的妥協。
可是在現在,在聽到鳳君那毫不掩飾的話語之后,血陌才清楚地意識到,對于沈非的愛,或許那個叫做上官玉的女孩兒,根本就不會比自己少多少,甚至還要更強一籌。
以前的血陌,只是聽沈非說上官玉怎么怎么為其不顧性命,但在今日,她總算是見識了上官玉到底能為沈非做到哪一步,這種深沉的愛,還有什么值得懷疑的呢?
在這一刻,血陌不由想到那日晚間,上官玉在沈非房間之內對自己所說的話,看來在那個時候,上官玉就已經做出了某些決定。
所謂“我能救活沈非,你能否將之讓給我”這樣的話,現在聽起來,是那么的凄涼可笑,一個舍棄自己性命將沈非救活的女子,又拿什么來和血陌競爭沈非?
“玉妹妹……”
血陌看著那遠處略有些朦朧的巨大金鳳虛能量虛影,這一聲才算是情真意切,以前的一切怨恨與不屑,都在這一道輕聲之中煙消云散。
除了血陌之外,所有和沈非交情不淺的親人朋友,都是臉帶感激地盯著那巨大火鳳,那個叫做上官玉的少女,真的為沈非做了太多太多。
這些,足以彌補她當年所犯的錯誤了嗎?

snaptime:2020-10-21 21:46:05  .exectime:0.091


天天街机捕鱼 股票推荐老师讲卖惨 期如意期货配资app 吉林11选 5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分析师资格证 山西体彩11选5安卓下载 期货配资列入刑法 上海快3和值走势图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 股市k线图基础知识及k线图图解 浙江十一选五怎么中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