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北宋大丈夫》全文閱讀

作者:迪巴拉爵士  北宋大丈夫最新章節  北宋大丈夫全文閱讀  加入書架
北宋大丈夫最新章節第1822章 擒獲賊人(20-05-06)      第1821章 閃開,飆車了(20-05-06)      第1820章 圖紙被盜(20-05-06)     

第1801章 狼子野心

楊朝才將走出來,就看到了沈安準備后退,而金成俊在上前。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
  他心中一凜,同樣是擔心金成俊動手,就喝道:“還不回來!”
  這話聽著就像是召喚自己的坐騎,讓沈安不禁笑了。
  他這一笑,金成俊的眼中竟然多了喜色。
  這貨莫不是瘋了?
  沈安心中一動,就止步,此時嚴寶玉已經上來了,有他在,沈安自然安全無虞。
  “你這是……”
  沈安覺得有些美好的事情將會發生,就笑的越發的親切了。
  金成俊上前一步,“沈國公,高麗多山,山水俊美,我可有幸為您帶路賞玩美景呢?”
  呃!
  沈安一怔,旋即就想爆笑。
  這貨竟然是想做帶路黨?
  而楊朝卻已經要氣瘋了。
  昨日他把鍋扔在了金成俊的頭上,但也只是預防。按照他的推算,此次雙方的談判會很順利,也就是說,金成俊最多是沒功勞罷了。
  可這廝竟然敢獨自向沈安示好,可見就是在反擊他。
  這是要作死!
  楊朝覺得肚子有些抽痛,他希望沈安能呵斥金成俊,如此兩全其美。
  沈安卻笑瞇瞇的道:“沈某來到了高麗,看到了友誼,更想看到高麗的山水,以及熱情。如此,沈某就翹首以待了!
  金成俊昨夜想了許久,覺著自己必然會成為炮灰,最后才想到了這一招死中求活。
  你楊朝不是要搶某的功勞,順帶想讓某背鍋嗎?
  那某就鍋給掀開,把功勞奪回來。
  他是三司副使,從四品,而楊朝雖然是正三品,可禮部和三司不是一個系統,他怕個屁!
  既然如此,那就拼了吧。
  不得不說,他的話深深的打動了沈安。
  有這么一個攪屎棍在,楊朝就和吞了只蒼蠅似的難受。
  秉承著讓對手難受自己就爽的原則,沈安笑的越發的和氣了。
  隨后的行程里,金成俊緊緊跟在沈安的身邊,不時介紹著沿途的風景,偶爾也會說說高麗的現狀。
  這個帶路黨真是不錯。
  沈安笑的很是舒爽。
  晚些借著金成俊離開片刻的機會,楊朝近前說道:“沈國公這是想游覽高麗嗎?”
  “呵呵!”沈安打個哈哈。
  楊朝低聲道:“金成俊和老夫有些齟齬,沈國公,此乃小人!
  這等話竟然都說出來了,可見楊朝的焦急。
  沈安點頭,“某知道了!
  你知道了你得表個態!
  楊朝此次是想謀取大功,為再進一步打下基礎,可被金成俊這么一攪和,他覺得事情有些失控了。
  “那人……沈國公多留意吧!
  楊朝終究沒辦法拉下臉來,沈安卻笑道:“楊尚書放心,某自然有數!
  你有數就好!
  楊朝心中稍安,晚些看到西京時,外面來了好些人迎接。
  一隊難得一見的騎兵列陣相迎,更難得的是……
  “大王出迎了!
  楊朝趕緊下馬,沈安卻緩了一下。
  眾人下馬過去,王徽帶著百官走來。為了迎接大宋使團,他特地從開京趕到了西京。
  “哈哈哈哈!”
  王徽突然笑了起來,按照對等的原則,沈安也得跟著笑。王徽笑多久,他就得笑多久?伤@一路有些累,就捅了蘇軾一下。
  蘇軾的笑聲……眾人都說豪邁,就果果說很吵。
  “哈哈哈哈!”
  蘇軾也大笑了起來。
  高麗那邊的官員臉一下就黑了。
  大王高聲大笑,這是給你面子,你沈安竟然不笑,讓個副使出頭,這是什么意思?
  王徽也覺得很尷尬。
  作為高麗國王,他親自出迎就是給大宋面子,給沈安面子,可沈安好像不大感興趣。
  他看了楊朝一眼。
  就在昨夜,楊朝派人快馬來報,說沈安很是親切,還答應了給好處。
  所以他才會大笑。
  現在沈安卻給了他一個冷臉,這個臺階怎么下?
  缺德帶冒煙的都不足以形容王徽此刻對沈安的評價,而對于楊朝,他覺得自己是所托非人。
  “哈哈哈……”
  “哈哈哈……”
  王徽只能繼續笑下去。
  他覺得蘇軾笑不了多久,如此大伙兒一起停下來最好不過了。
  可他卻不知道蘇軾最喜歡的就是大笑和長嘯。
  在沈家,只要聽到長嘯聲,連花花都會躲起來,連綠毛都會用翅膀擋著耳朵。
  為啥?
  因為蘇軾的肺活量太好了,一口氣能笑許久。
  “哈哈哈……”蘇軾游刃有余。
  “哈哈……哈哈……”王徽開始喘息了。
  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蘇軾覺得自己還能再笑一刻鐘。
  和蘇某比大笑?
  呵呵!
  他覺得王徽真是自找沒趣。
  “咳咳咳!”王徽止住了笑聲,身邊馬上有臣子出來解釋,“大王見到沈國公,很是歡喜,不勝歡喜!”
  沈安笑道:“外臣見到大王就覺著親切,竟然心生感動,一時哽咽,不能出聲,失禮了!
  操蛋!
  高麗君臣都覺得眼前的沈安純屬是個潑皮。
  什么叫做心生感動?什么叫做一時哽咽,剛才這貨還在笑,哽咽能笑?
  不要臉!
  瞬間高麗君臣對沈安的評價馬上就變成了負面。
  于是他們都不時看楊朝一眼。
  這個老東西,竟然把沈安說成了對高麗親切的友好人士,這下打了大王的臉,回頭有他的好看。
  “哈哈哈哈……”蘇軾還在笑。
  沈安干咳一聲,蘇軾這才停住了,然后意猶未盡的道:“某胸中有正氣,不笑不暢快!
  “這是……子瞻先生?”
  王徽笑道:“子瞻先生文采風流,讓人崇敬,今日得見,我不勝歡喜,回頭還請多多賜教!
  他覺得夸贊了蘇軾,沈安定然會不自在。
  但這等挑撥離間的手段,對于沈安來說完全免疫。
  一番寒暄之后,眾人進了西京城。
  沈安等人被安排在驛館歇息,晚些宮中準備了晚宴,款待他們。
  洗澡更衣之后,沈安叫來了黃春。
  “那個金成俊要盯著,此人弄不好就是咱們此行的一個收獲!
  黃春點頭,回去交代了,再回來時,他說道:“郎君,那金成俊怎會變成這樣了?”
  金成俊在汴梁時很是風度翩翩,可怎么就變的這般低三下四了呢?
  蘇軾不解。
  外面有人來尋沈安,沈安說道:“某去去就來,你若是無聊就去尋黃春說話!
  他的謀劃許多都和黃春交代過了,蘇軾可以去尋求解惑。
  蘇軾去尋到了黃春,問了金成俊的變化。
  “這個?”黃春說道:“在從汴梁出發之后,郎君對金成俊很是親切,這讓他有些得意。人一得意就會忘形,郎君不失時機的答應了他一些虛無縹緲的請求,這人就飄了!
  “可安北后來冷落了他!碧K軾對這等手段完全不懂,讓黃春有些頭痛。
  這位竟然如此的傻白甜……
  傻白甜是沈安用來形容那等無憂無慮的人的用詞,黃春覺得用在蘇軾的身上一點都沒錯。
  “郎君無視了他,金成俊的心中就難受了!
  “怎會難受呢?”蘇軾的胸襟堪稱是海洋般的寬闊,不覺得這等事兒值得難受。
  黃春想哭,“就是高低起伏,原先郎君親切,后來無視了他,他就難受!
  這等事兒叫做心理落差,落差過大,心理素質差的人就會情緒崩潰。
  “高低起伏……”蘇軾想了想,還伸手起伏了幾次,“某怎么想到了有些事呢?”
  黃春想死,苦笑道:“后來郎君對楊朝親切,甚至答應了給予高麗支援。于是金成俊就羨慕嫉妒了,后來……那一夜鄉兵目睹了楊朝對金成俊施壓,欺辱他,于是金成俊就徹底的崩潰了!
  “也就是說,安北先是讓金成俊心中難受之極,隨后又挑撥,于是他們就離心了!碧K軾不算笨,讓黃春松了一口氣。
  “是,關鍵是楊朝想吃干抹凈,不給金成俊分潤功勞,這才是郎君的謀劃能成功的要緊之處!
  蘇軾點頭,“那……有何好處?”
  黃春笑道:“那金成俊如今已經豁出去了,和楊朝撕破了臉,后續郎君就能在中間得利。譬如說從金成俊那里獲取消息,甚至是把功勞給了金成俊,楊朝會如何?”
  “會怒不可遏!”蘇軾嘆道:“安北怎么就滿腦子的陰謀估計呢?罷了,這等事讓他去想,某還是裝菩薩吧!
  這是沈安給他的任務,就是裝高人,裝菩薩。
  隨后就是晚宴。
  雖然比不上大宋的繁華,但沈安的到來讓高麗上下很是重視,所以準備了許多珍饈美食。
  當然,珍饈美食是他們的認知,等進了大殿時,大宋使團看到那些酒菜都不動聲色,覺得太過尋常。
  “請!”
  王徽來了,親自邀請沈安坐在自己的下首。
  “歌舞何在?”
  王徽端坐,看著竟然有些威嚴之意。
  少頃有一隊宮女來了,樂聲起,舞蹈起。
  眾人舉杯暢飲,不時說些雅致的笑話。
  酒過三巡,王徽放下酒杯,說道:“遼人不斷威脅高麗,要求高麗出人出錢,幫助他們在上京道剿滅那些叛逆。我自然是拒絕,只是擔心遼人后續會大兵壓境……”
  眾人都在看著沈安,心想他會怎么答復。
  不,是大宋會怎么回復高麗。
  給錢,給兵器。
  這是二選一的答案。
  王徽希望是錢。
  來個二三十萬貫也好!
  那些作陪的臣子紛紛放下酒杯,含笑看著沈安。
  這是此行最關鍵的一個表態。
  沈安緩緩說道:“外臣出行前,陛下說了,大宋和高麗世代友好,如此,外臣……”
  他看著群臣,突然怒道:“遼人跋扈,大宋不會坐視!”
  好!
  高麗君臣不禁心中歡喜。
  不坐視就好!
  沈安目光俾睨的道:“大宋隨即可派五萬大軍入駐高麗,幫助高麗抵御遼人的侵襲!”
  他說完了。
  殿內很是安靜。
  王徽的眼角抽搐,想砸酒杯吧,卻忍住了。
  楊朝想吐血。
  他沒想到親切的沈安竟然會變臉那么快。
  駐軍五萬!
  這五萬大軍若是調轉刀槍,頃刻間就能讓高麗處處烽煙。
  狼子野心!
  高麗君臣被這話氣得不輕,可卻沒法反駁。
  ……
  親切的沈安拜票!
  第四更送上,晚安!
  

snaptime:2020-05-06 16:52:23  .exectime:0.050


天天街机捕鱼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贵州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定牛 大赢家官方彩票网 排列5中奖规则及奖金 陕西一定牛十一选五 中彩双色球综合分布图 理财平台 江西多乐彩开奖一定牛 安徽股票配资公司 赛车手机app下载